AG亞遊線路檢測重工機械有限公司

谘詢熱線:400-658-0379

聯係電話:13526999888

總機:0379-65160016

廠址: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常袋鎮雙月路10號

常見新聞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常見新聞

尾礦庫潰壩索賠案深陷羅生門

更新時間:2016-07-25 10:43:30點擊次數:874次

曾一度被社會各界廣泛關注的信宜紫金高旗嶺尾礦庫潰壩引發的索賠案再起波瀾。

  2016年6月14日上午至16日,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連續二天開庭審理本案。中國礦業報記者和法製日報、法製晚報記者全程旁聽了庭審過程。

  2015年12月31日至2016年1月,信宜紫金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宜紫金”)和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紫金集團”)等單位,先後收到信宜市人民法院七個民事賠償案件的一審判決。

  七個案件判決信宜紫金賠償石花地水電站、錢豐水電站等損失共計27519089.1元。其中:石花地水電站5670000元、錢豐水電站16518740元、清源自來水廠767011元、宗華水電站2557637.6元、竹垌水電站763257.54元、響水水電站472365.96元、大河口水電站業主羅敏770077元。

  一審判決福建金馬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建金馬”)對上述賠償總額的50%,即13759544.55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紫金集團在1億元本息範圍內對信宜紫金的賠償責任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上述判決結果引起巨大爭議。紫金集團、信宜紫金以及福建金馬等單位均不服一審判決,依法向茂名市中級人員法院提起上訴,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程序嚴重違法,請求依法撤銷原判,改判駁回石花地水電站、錢豐水電站、清源自來水廠、竹垌水電站、響水水電站及大河口水電站業主羅敏的訴訟請求。

  兩天的庭審,原被告各方在法庭上對爭議的焦點進行了激烈訴辯。鑒於案情複雜,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並未當庭作出判決。

尾礦庫潰壩索賠案事件由來

  2010年9月21日,受很強台風“凡亞比”帶來的特大暴雨影響,信宜紫金銀岩錫礦尾礦庫潰壩,尾礦庫下遊距離尾礦庫河道距離4公裏的石花地水電站攔河壩也發生潰壩事件。

  銀岩錫礦尾礦庫由具備各地甲級設計資質的南昌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現為中國瑞林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按有關規範要求設計;尾礦壩由廣東16冶建設有限公司(施工資質二級)負責施工建設;1#、2#排水井以及2#排洪隧洞由福建金馬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施工資質三級)承建;現場施工監理工作由長春黃金設計院工程建設監理部(乙級資質)負責。

  2009年8月至2010年3月,北京國信安科技術有限公司(甲級評價資質)對尾礦庫進行了驗收評價;2010年3月16—17日,該項目的.設施通過了廣東省.生產監督管理局組織的現場竣工驗收;2010年7月30日取得了廣東省環保廳同意項目試生產的批複函;2010年8月23日獲得廣東省.生產監督管理局頒發的.生產許可證。

  2010年9月20日晚11時許,信宜市開始降雨,21日淩晨1時許,雨量增大;2時許,信宜紫金召開緊急會議,啟動抗洪救災應急預案:向錢排鎮政府匯報信宜紫金遭遇特大暴雨情況,派出公司員工趙國輝等四人夜間巡查,對尾礦庫排水係統及壩體進行巡查,安排工程機械向尾礦壩出發準備救災,但因雨勢猛烈、天黑不見五指、道路中斷而無法實施。

  21日2:30和4:30,公司總經理助理鄧炳坤用電話向錢排鎮鎮長、書記匯報了特大暴雨情況及庫區險情。21日約8時許,總經理王輝帶L在家L導及安環部等相關人員步行踏勘現場,回來後鄧炳坤向信宜市安監局、錢排鎮政府及信宜市政府匯報事態的嚴重性。並再一次召開抗洪緊急工作會議,對抗洪工作進行了安排和部署:組織3個搶險小組趕赴現場抗洪搶險,及時、多次向信宜市各級政府和部門匯報了特大暴雨情況及庫區險情,發出預警,要求組織群眾疏散和救援,並在尾礦壩決口之前派出一支應急疏散小組通知達垌村民緊急疏散,為降低災害損失爭取了寶貴時間,有效地減少了達垌村的傷亡損失。

  21日9時38分至10時尾礦壩出現決口直至潰壩。事件發生後,信宜紫金全資股東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高度重視,事發當日分別派出分管副總裁和西南公司董事長、西南公司副總經理帶隊的三支應急救援隊伍。信宜紫金和集團公司分別捐贈150萬元和5000萬元合計5150萬元,用於受災群眾的救災工作。

  尾礦庫潰壩事件發生後,廣東省委省政府成立以時任廣東省紀委書記朱明國為組長的調查組進行調查,形成了《茂名市“9·21”信宜紫金礦業有限公司銀岩錫礦高旗嶺尾礦庫潰壩事件調查報告》(下稱《尾礦庫潰壩調查報告》)、《“9·21”茂名信宜錢排信宜紫金礦業有限公司銀岩錫礦尾礦庫潰壩原因專家鑒定報告及其補充說明》(下稱《專家鑒定報告》)、《信宜市石花地水電站潰壩事件的調查報告及其補充說明》(下稱《水電站潰壩調查報告》)。

  今年5月25日,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廣西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而上述《調查報告》就是在他擔任廣東省紀委書記時,作為調查組組長進行調查後形成的。

  《尾礦庫潰壩調查報告》認定:台風“凡亞比”引起的很200年一遇的強降雨是導致發生潰壩的誘因;尾礦庫排水井在施工過程中被擅自抬高進水口標高、企業對尾礦庫運行管理不規範,是導致洪水漫D、尾礦庫潰壩的直接原因;尾礦庫設計標準水文參數和匯水麵積取值不合理,是致使該尾礦庫實際防洪標準偏低,是導致潰壩的間接原因。

  《專家鑒定報告》認定:很設計標準強降雨是該起潰壩事故發生的誘因,排水井施工過程中擅自抬高進水口標高、礦山企業尾礦庫運行管理不規範,是導致洪水漫D、尾礦庫潰壩的直接原因。另尾礦庫設計方麵也存在不盡合理的地方。

  《尾礦庫潰壩調查報告》和《水電站潰壩調查報告》認定:高旗嶺尾礦庫潰壩產生的洪水對石花地水電站潰壩具有直接和決定性影響,是導致石花地水電站攔河壩漫D潰壩的直接原因,信宜紫金公司應當對石花地水電站攔河壩潰壩承擔責任。

  同時,《水電站潰壩調查報告》還認定,石花地水電站攔河壩也存在業主未按設計完成施工、擅自降低庫容量,未經竣工驗收就發電生產,.隱患整改後未經主管部門組織驗收等問題。

  此後,信宜紫金總經理、副總經理等人被追究刑事責任;信宜市錢排鎮達垌、雙合村等2497戶村民和多個單位起訴信宜紫金、紫金集團及福建金馬等單位要求賠償損失6.5億元,從而引發人身、財產損害賠償係列訴訟。

尾礦庫治理辦法

   隨著環境汙染的日益嚴重以及尾礦庫潰壩事件的不斷發生,各地對尾礦資源綜合利用和對尾礦庫治理愈加重視,對於在生產中因尾礦直排造成的汙染或尾礦庫潰壩造成的環境汙染以及.隱患等問題的企業,政府將可以嚴厲打擊,很多選礦企業也因此而遭到了高額賠款或是陷入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的糾紛之中。所以對於選礦企業來說,尾礦庫治理是迫在眉睫。

   目前對於尾礦庫治理好的辦法就是尾礦幹排。因為尾礦幹排不僅可以解決尾礦庫汙染、潰壩等問題,而且還可以對尾礦脫水回收,實現尾礦資源由廢變寶,提高資源綜合利用率,所以稱為當今經濟適用的尾礦庫治理方式,如AG亞遊線路檢測重工的尾礦幹排工藝。詳情可撥打400-658-0379進行谘詢。

(編輯:lzzg2015)
分享到: